热烈祝贺五月丁香服务器升级完毕,全固态硬盘,50G超大带宽,满足你的 一切数据查看需求!

公告:郑重承诺:资源永久免费,资源不含任何联盟富媒体弹窗广告,只有三次走马灯水印广告(承诺绝不影响用户体验)


当前位置
首页  »  察网  »  美国的“退群”和蒋介石的辞职

摘要: 从表面上看,美国的“退群”和蒋介石的辞职毫无关系,其实它们之间的一个共同点,就是以退为进。美国的以退为进策略在中国复兴与第三世界国家打破美国主导的世界霸权秩序的磅礴大势面前,也很有可能会破产。捣鬼有效,然而也有限。

摘 要

从表面上看,美国的“退群”和蒋介石的辞职毫无关系,其实它们之间的一个共同点,就是以退为进。蒋介石在历史上,确实曾经是用以退为进的下野手段打败国民党内部对手,但最终,在毛主席共产党领导的人民革命面前只能彻彻底底真下野,可耻地退出历史舞台,败逃台湾只能空抱着反攻大陆的迷梦黯然终老。美国的以退为进策略在中国复兴与第三世界国家打破美国主导的世界霸权秩序的磅礴大势面前,也很有可能会破产。捣鬼有效,然而也有限。因此,无论是蒋介石的“辞职”还是美国的“退群”,最终很可能是同样的结局。

所谓的“退群”,经常上网的人都明白是什么意思,山姆大叔最近“退群”上了瘾,特朗普上台以后,首先退出了奥巴马建立的“TPP”,不久以后,退出了巴黎气候协定,然后退出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现在,还竟然扬言要退出伊核协议。

美国的频频“退群”让我联想起一个表面上跟此毫无关系的事物,就是历史上蒋介石的频频辞职。

蒋介石这个人很有趣,他有令人吃惊的“两多”:一是发迹前的辞职多,二是发迹后的兼职多。此“两多”,皆为当时之冠。

据考证,自1918年7月辞去陈炯明的粤军总司令部作战科主任,至1924年2月辞黄埔军校筹备委员长,短短的五年多,蒋介石先后辞而复职、职而又辞竟达十三次之多。

执掌国民党党政军最高权力后,蒋介石再创一项历史纪录,其兼任职务之多,堪称举世无双。抗战八年间,蒋介石兼职与日俱增,据初步考证统计,先后担任五十多个职务。

从表面上看,美国的“退群”和蒋介石的辞职毫无关系,其实它们之间的一个共同点,就是以退为进。

蒋介石对权力的欲望极浓。为了当官,他可以不择手段,也可以说,在运用权术方面,他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他能审时度势,针对不同的情况,采取不同的手段,比如他一生多次以退为进,在耍弄这一权术时,灵活娴熟,运用自如,巧妙之极。

在获得孙中山信任之前,他就常常用这一招引起孙中山的注意。

从反反复复的“拂袖而去”到“复职升迁”,蒋介石尝到了“以退为进”的甜头。从此以后,蒋介石就经常采取这种做法,而且手段越来越高明。其高明之处在于:往往选择军事上最需要他的时候,突然提出辞职,或者干脆不辞而别。他这种做法的效果是,也的确引起了孙中山的注意。孙中山从革命大局的利益出发,常常对蒋极力挽留,不但逐电文加以劝慰,而且还常常出动党内的重要人物,如胡汉民、汪精卫、廖仲恺等前去邀请。这无疑提高了蒋的身价。

而当今美国的频频“退群”,其实很大程度上也是一种以退为进。奥巴马时代的美国,用所谓的“普世价值”企图忽悠全世界人民听从美国的摆布,但是披着羊皮的狼终究是狼,美国在国际问题上的双重标准越来越引起人们的诟病,霸权主义的实质与“政治正确”的外衣终究遮挡不住内里的丑恶,让美国在一些问题上进退维谷,比如美国打着反对“专制”的旗号招摇过市,但是却与君主制的海湾六国打得火热;美国国内有人要求美国政府追究沙特在“9.11事件”中的责任,但是这又损害了美国与沙特的盟友关系。

由于奥巴马和希拉里之流的伪君子披的“普世价值”的外衣让美国自己束手束脚,才有了真小人特朗普上台。于是美国干脆不要外衣,直截了当——干起了我是流氓我怕谁勾当,也就是所谓的美国利益优先。

从上台伊始的要北约成员国承担更大的责任到要日本韩国交“保护费”再到最近的一系列“退群”行动,可以透视出美国的一些有趣的变化。

尽管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都是资本家的利益代言人,但是共和党是以极右派的面目出现的,而特朗普本人在这方面更加是表现得非常极端,以至于连美国国内的民众都难以容忍他。

民主党和奥巴马的政策就是让全世界在“普世价值”的紧箍咒下乖乖听任美国剪羊毛;而特朗普觉得这样做太麻烦,直接露出帝国主义的真面目,不讲信义,美国至上,随意践踏国际关系准则,甚至在与盟友的关系上也非常任性,以至于一些盟友也疏远了美国,比如德国、土耳其、沙特。

特朗普退出“TPP”的时候说是因为损害美国利益。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是因为他认为协议牺牲美国的利益,未来不排除以对美国“公平”的条件重新加入。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是因为想赖掉会费和为小兄弟以色列两肋插刀,尤其是美国在这个组织里面不能为所欲为。退出伊核协议是因为按照特朗普和共和党内部美国保守势力的说法,“伊核协议”不仅没有制止伊朗发展核武器,反而成为伊朗发展核武器的掩护。美国退出伊朗核协定之后,必然要对伊朗进行制裁,这一个做法很可能会造成中东不稳定,难民问题,油价问题随之而来,所以中国和俄罗斯的反对不奇怪,美国的三个盟友国家英国、法国、德国发表联合声明反对也在情理之中。

而上述这些好像都不能从本质上解释清楚美国频频“退群”的原因,而本人认为,特朗普的这一系列行动用一句话解释,就是以退为进,也是特朗普本人认为的能让美国走出困境的“正确途径”。

虽然美国的实力还在,但是奥巴马政府的虚伪宣传常常与美国的极端利己主义政策发生理论上的相悖和实践中的冲撞,让美国的软实力不断透支,已经到了很尴尬的地步。而特朗普作为一个精明的商人,把商场上的讨价还价这一套用到了国际政治领域。以为这样做能够达到所谓的“让美国强大”的目的。

特朗普知道奥巴马那一套虚与委蛇的套路终究不是长远之计,趁着美国在世界上还有“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的优势,趁着其他一些国家还有求于美国,就玩起来了市场上抬价或者砍价的招数,不给这个价我就不卖了,装出一副收摊打道回府的姿势,迫使别人买下来;或者不是我给的这个价我就不买了,撒腿就走,迫使别人甩卖。而当前的美国无论是作为“买方市场”还是“卖方市场”,都还具有一定程度上的优势,于是特朗普就玩起以退为进的招数,开始讹诈一个又一个国家

奥巴马的“进”和特朗普的“退”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是“美国至上”,差别在于,奥巴马和民主党想通过欺骗的手段达到目的,而特朗普和共和党觉得累了,不想通过欺骗手段了,而是直截了当利用美国的实力和国际影响迫使其他国家就范,这就是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频频“退群”的本质原因。

那么,特朗普的这一招灵吗?

窃以为,特朗普的这一招对于美国来说也是一把双刃剑:

从对于美国的利益的正面影响来说,务实的特朗普的确看到了经济实力对一个国家的影响力的决定性作用,奥巴马和民主党的那些东西终究不能长久骗人,在经济上止住美国衰落的趋势是当务之急,这一点特朗普没有看错。关键在于他想用耍流氓的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而从对于美国的利益的负面影响来说,商人出身的特朗普看不到政治对经济的反作用,一个任意践踏国际道义和国际关系准则的国家,迟早会走向反面,当年的英国、德国、日本无不如此。如果说在美国仍然占优势的条件下,特朗普的这一招还能够起到饮鸠止渴的作用的话,那么,随着中国的崛起尤其是国际影响力的不断加强,特朗普那是在玩死美国,难怪很多人都开玩笑说特朗普是被派去搞垮美国的最大的“卧底”。

无论是蒋介石的以退为进还是特朗普的以退为进,本质上属于“术”的范畴,而对一个国家或者一个政权的兴衰起决定性作用的是“道”——社会发展的大趋势和根本规律,蒋介石的“以退为进”术玩的得心应手,炉火纯青,结果如何呢?而特朗普现在又玩这一招,能够挽救美国吗?我们拭目以待。

“术”是小策略,小聪明,可以得逞于一时;“道”是大趋势和大规律,顺者昌,逆者亡。历史唯物主义认为,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推动历史车轮前进的是人民,而不是某些杰出人物或者某些发达国家。杰出人物和某些国家只有在代表大多数人的利益,走在历史的前列到时候,才能发挥作用。

曾经的“日不落帝国”何等威风,在“二战”以后的“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的反对殖民主义浪潮中逐步瓦解掉。

美国在“一战”和“二战”中都是充当“渔翁”的角色,等人家打得“几败俱伤”,他才出来坐收渔利。尤其是在“二战”中,当时的美国是世界上军事实力最强大的国家,但是它迟迟不参战,一方面是由于美国国内的孤立主义思潮影响。孤立主义源于美国独立战争前后的早期外交,在20世纪曾一度盛行于美国。孤立主义作为一种政策主张,是以尽量避免对外国承担政治和军事义务的同盟关系的方式来维护和扩展美国的利益,且侧重政治、军事和外交,而在经济和文化等方面并不限制与外界的交往联系。它是美国统治集团在某种条件下推行扩张政策的一种手段。孤立主义一直存在于美国的外交当中,并在相当程度上影响着美国建国以来的外交活动。另一方面就是在玩“以退为进”术,趁德意日法西斯军事集团的对立面最需要之机,躲在一边看热闹,等人家求它出来,无形中也抬高了自己的身价,并且在“二战”以后迅速崛起,替代英国成为世界霸主。然而,美国佬在看待这个问题的时候仍然是历史唯心主义作怪,以为这是其“以退为进”术的成功,其实本质的原因是当时的美国顺应了历史潮流,顺应了全世界大多数人的意志和愿望,是顺“道”而行的结果。而“二战”以后,美国凭着在经济、政治、军事、文化方面的强大实力和拥有一批跟屁虫国家,慢慢走上了当年德意日法西斯的道路,虽然仍然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但是不但当年的风光不再,而且慢慢走了下坡路,被顺“道”而行的中国慢慢追了上来。

一个任意践踏国际道义和国际关系准则的国家,不管它目前有多么强大,迟早会走向反面。

奥巴马的“进”和特朗普的“退”是一块硬币的两面,本质都是在追求美国的狭隘的国家利益,从目标体系看,应该属于殊途同归,但是也各有各的局限性——奥巴马是伪君子,又要干坏事,又要立牌坊,结果牌坊没有立起来,倒是在全世界面前声名狼藉;既然牌坊立不起来,特朗普干脆就扯下美国的假面具,利用美国仍然存在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的优势,表面上重新躲进“孤立主义”的贝壳中,实际上是认为无论是对于全世界还是对于美国的西方盟友,离开了美国就一事无成,我就这样了,咋的?到头来大家还会用八抬大轿请他回来,到时候身价更加高,并且可以更加为所欲为。

而作为一个资本主义国家里面的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及其代表的美国精英阶层,由于阶级的局限性和认识水平的局限性,不可能认识到历史条件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无论美国和西方如何给自己贴金,都掩盖不了其极端利己主义和剪全世界羊毛的本质,当其在全球化中挣得盆满钵满以后撒娇卖萌,甚至撒泼耍赖,以为世界上没有了美国,地球就不转,他错了。

在越来越多的国家对中国的“一带一路”和“亚投行”感兴趣的表面现象后面,本质是世界各国发展本国家本民族的迫切需求,而中国提供的这种双赢的机会,顺应了全世界大多数国家和人民的需求,这是“道”,不是某些人玩弄一些“术”谁能够逆转的。

蒋介石在历史上,确实曾经是用以退为进的下野手段打败国民党内部对手,但最终,在毛主席共产党领导的人民革命面前只能彻彻底底真下野,可耻地退出历史舞台,败逃台湾只能空抱着反攻大陆的迷梦黯然终老。美国的以退为进策略在中国复兴与第三世界国家打破美国主导的世界霸权秩序的磅礴大势面前,也很有可能会破产。捣鬼有效,然而也有限。

因此,无论是蒋介石的“辞职”还是美国的“退群”,最终很可能是同样的结局。

千钧棒,察网专栏作家

为防失联,请关注察网微信公众号:察网时评(ID:chawangsp

点击“阅读原文”,更多精彩尽在察网:www.cwzg.cn

复制下列地址至浏览器地址栏即可观看,本站不提供在线正版。备注:如有地址错误,请点击→ 我要报错 向我们报错!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
  •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主流视频网站,不提供在线正版播放。
  •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五月丁香